大鬼湖山區探勘    地圖1  地圖2 地圖3 地圖4

  大鬼湖一帶的山區雖然位於中央山脈主脊上,因有來自屏東縣霧台佳暮、德文、大社及茂林多納等地原住民部落良好的傳統獵徑可利用,路程雖遠卻不難到達,首先來談這二座此行曾登頂的山名由來,遙拜山根據日本登山家沼井鐵太郎所發表的"台灣登山小史"(沼井鐵太郎著1941;吳永華譯)所述,昭和二年(1927),日人吉井隆成氏為調查北絲溪(鹿野溪)流域的森林資源,於1927年2月7日在卑南主山南方發現一個地圖上沒有標示的湖泊,因當天正好是日本大正天皇大葬之日,一行人於湖畔露營追思,並將此湖命名為遙拜池,遙拜山緊鄰大鬼湖推測也因此而得名,近年來有學者將大鬼湖一帶視為魯凱族原住民祖靈聖地,對於遙拜山、拜燦山的山名認為與該族的信仰或舊稱有關,根據以上日本人的記錄所述"遙拜"這個山名是拜日本大正天皇,與魯凱族的聖地應該沒有直接的關係。
  至於平野山的山名由來應該和1908年發生在內本鹿社的探險意外事件有直接的關聯,「台灣登山小史」中也提到一則明治41年(1908)11月計劃進行蕃薯寮(今旗山)與台東廳之間的中央山脈橫斷,但因台東廳下的原住民情勢不穩而中止,探險隊成員以台東廳警務課長平野治一郎氏與台東、阿猴、花蓮港各廳的警察官為主,再加上總督府技師細谷源四郎式,技手伊藤太右衛門氏及其它鐵道部、阿猴廳、殖產局的技術者諸氏約二十人的本隊與原住民隊伍。12月7日由六龜里(高雄六龜)出發,經馬里山社(出雲橋附近)越過中央山脈分水嶺(2500公尺),到達台東廳下的內本鹿社,向大南社前進,到了烏娃沙利時,一行中的台東廳總通事鄭清貴突然逞兇(日方說法),雖然鄭式當場伏法,但探險隊指揮官平野警務課長及河口警部亦不幸遇難,負傷者也有數名,於是決定中止探險行程,於12月19日回到蕃薯寮。平野當時的職位是警視在日據時代的台灣是相當大的官,平野山應該就是日本人為紀念平野警視而命名的,另外一提的是有一些地圖又把山名變成本野山,國民黨政府來台灣後對於日本味濃厚的地名都予以更名,相信這也是其中之一的例子。
  參加東港博岳登山隊1999年春節的平野山探勘之行回來後,對於前往平野山途中那些台灣杉巨木一直念念不忘,我將此一訊息告知靜宜大學楊國禎教授後,為求能詳細調查這堛滌妠茠咱芮A就有了2002.01.28~02.03共七天的探勘之行。行程的路線圖共分成四個部分,第一張圖是多納林道至登山口,林道路況變化很大,通常每年的颱風季節中21K以後的路必會損壞,到了十一月又會再修復今年也是如此,記得第一次來探這條林道是1991年的夏天,9K至14K因坡度太大又彎曲所以又另外開闢上線的林道來取代下線,那時13K正在用怪手開路,林道由多納部落起算9K處是林試所苗圃,現在水泥路面已到達約12.5K的地方,往大鬼湖的登山口在24K的造林工寮,目前路況良好,重裝出發後繼續沿廢棄林道前進,因為出入此地的人很頻繁故小徑情況良好,1小時20分可走完約3公里的廢林道,接下來就要面臨一個嚴格的考驗,由廢林道終點算起(海拔1920M)至稜線上的2360M鞍部是一段坡度很大的陡坡,而大家的背包第一天也最重,這440M的爬升若能通過往後的路就沒問題了,爬到一半時這時碰巧遇到成大山協的8位學生正要下山,得知他們此行曾到達大鬼湖及鬼湖北方的鱷魚潭,一路的路況皆良好,第一天依原計畫就在大樹洞紮營,此營地海拔2240M因有水源及獵寮所以是一個理想營地。
  第二天預定要走到達大鬼湖畔,三年前東港博岳的記錄是重裝6小時可以走到,楊老師不敢輕信我的行程記錄再加上還要花時間觀察途中的植物概況,概估為9小時左右,這條往大鬼湖的路徑我已走過多次,大部分來過的人會用「又臭又長」來形容走起來的辛苦,7天的食物及一些調查工具讓每個人的背包都很沉重,隊伍中公認背最重的是吳樂天同學應該有30公斤以上,大夥兒秉持任重道遠的精神奮勇前進終於在下午五點左右到達湖邊小屋,雖然很辛苦的到達大鬼湖但要到達平野山還要再花一天的時間推進到襲奪點營地,不過至少今晚有舒適的小屋可住又有新鮮的蔬菜可吃,上山二天以來都是寒流籠罩下的壞天氣,晚上終於看到了久違了星光,往後天氣必然會逐漸好轉,因同行的隊員有二人是第一次走長程的路線,體力稍有不濟,考量安全的因素之下再加上一名有經驗的隊員陪伴,留在鬼湖附近活動,剩下6名隊員繼續深入。
  第三天在晨曦中出發,因我不知道近期通往藍湖的小徑起點是在草屋的後方,所以還是走三年前的原路,沿湖邊的小徑通過往大鬼湖的叉路後由西湖走到東湖,自東湖湖岸旁一處乾溪溝起登(2150M),林下的狀況還算好走仍可見到一些舊路標,朝北略偏東的方向爬升,因無明顯路徑可跟,所以要開路而行,1小時後在2300M處接到由草屋而來的正路,屏科大在大鬼湖至藍湖一帶設置了多處生態研究用的自動相機,自此地以後一直到藍湖沿路綁滿了橙色路標,不久就到達一處林中的開闊地,這堳B季時會成為佔地數百坪的湖泊,此時只殘留一池淺黃色的污水而已,鱷魚潭指的就是這塈a,乾涸的池中有著眾多倒木遠看倒真的有點像一隻隻半浮出水面的鱷魚,接下來的路有點彎彎曲曲,雖然要多走一些些的路還是要感謝前人的辛勞,也可證明這是由登山者自行走出來的登山專用小徑,東港博岳三年前的路徑為求減少路程故並沒有刻意經過藍湖,想必當時辛苦開的路至今已無痕跡可循了。
  下一站的休息地在藍湖南側的溪源開闊地,這埵韭謊雩茪]是一處湖泊,因為長期的淤積這處寬而平坦的區域已無蓄水的功能,資料上的足球場應該就是這堙A此處有一活水發源於藍湖的方向,在此午餐休息。朝北往藍湖前進,走不到100公尺就錯失了路標而在箭竹中鑽行,將錯就錯往稜線上爬升,到達2460M的平緩寬稜時,憑GPS的指示向西切到可俯瞰藍湖的鐵杉大倒木,這根倒木在台大(1994)的記錄中曾提到過,照相休息後由此地朝正東方覓路而下並開始緊密的綁上路標,稜線在此約有150公尺寬,自盡頭開始朝乾溪溝下降,一路上有極多的倒木阻礙前進,隨著溪谷下降到2360M處出現流水,這至少代表了今晚不會缺水了,緊接著有越來越多的溼滑倒木及石塊,我再一次提醒大家要小心行走,沒想到接下來第一個摔倒的竟是我自已,自一根倒木上滑倒後連同背包摔落約2公尺深的溪床上,致右腳踝有點扭傷,忍痛繼續前進,在2320M處看到3年前的紅色博岳路標倍覺親切,溪水變大了坡度也隨之變小,暮色昏暗前一刻終於辛苦到達預定中的襲奪點營地。營地有留有簡易獵棚的支架,距離溪流約15公尺遠,也說明了這一兩年內還是有人到過此地,營地四週也開始出現幾棵台灣杉的蹤影,在吳樂天等人的精心料理下適時補充了消耗的熱量,星光下營火也讓大家得到溫暖,明天肯定是有收獲的一天。
  天一亮收拾妥當後出發,約2分鐘就到達主稜線一處最低鞍部約2120M,此地估計只比溪床高出約10公尺,千百年後或許就會發生所謂的襲奪也不一定,自此順著稜線有小徑可循,上到2199峰頂眺望近在眼前的平野山,雲霧也隨之而來,繼續下降到2080M鞍部,除了一段茅草很多的下坡路之外都很好走,陸續出現在路旁的台灣杉巨木開始讓大家驚喜不已,也用皮尺測量了其中幾棵的大小,通往2227峰前是一大片針葉樹的家鄉,包括台灣杉、紅檜、五葉松、二葉松,黃杉等樹種,空照圖上顯示標高2227M的山頭上有一顆森林三角點,果然在松針覆蓋下找到這顆三角點,雖然有一點點傾斜但保存良好,大家決定命名為平野山西峰,往後在途中又發現很多台灣杉,最大的幾棵是在平野山基點峰西側近處找到的,其中又以一棵高約60公尺周圍達12.5公尺的神木為最大,因為時間不夠用否則大家都認為還可能找到更大的台灣杉巨木,隨後在平野山二等三角點休息、泡咖啡、拍照後返回營地。
  第五天繼續調查的行程,目標是2080M鞍部南向的溪谷,自鞍部下降後一路充滿了水鹿及山羊的糞便,數量令人驚訝,或許這是多達上百隻的動物經常在此活動的證據吧,接著出現期待中的台灣杉森林,大家分工合作實施調查作業,其間我和蘇夢淮繼續沿溪下行一直走到變得很平緩的河床才回頭(1800M),一天將盡歸途中在2199峰上照相又再看平野山一眼並在心堸搹菑w以後還會再來一次嗎?
  第六天回程走得很快,一方面是背包輕了,另一個原因是若中午前可回到湖畔草屋就還有時間前往遙拜山,也可好好的遊湖。果然不到二個小時就抵達來時錯失的藍湖,此湖的底部有一滲漏小孔,因此這堛瑪n水雖然不多但卻是活水,趁著天氣不錯盡情的拍攝美景(and合照),約二小時後回草屋後吃了一頓有青菜的飯,這樣就足以令人欣喜不已了,午後所有人都到大鬼湖遊玩也順道爬 了海拔2415M的遙拜山,天黑前在大鬼湖的出水口又遇到來自交大的四位同學,其中有一位女孩子,我試著去提了一下她的背包估計最少有20公斤以上,他們從出雲山南下一直要走到小鬼湖,全程預計要花十天,對於他們的精神除了佩服還是佩服。
  第七天是回家的日子,因路途遙遠大家起得很早,告別難忘的大鬼湖後,一路飛奔下山,到達歡喜山前我與小蔡、吳樂天等三人決定去爬歡喜山,共花了二小時輕裝登頂這座我錯過數次一直未能登上的山,一行人陸續在下午四點半前回到登山口,圓滿結束這次學術結合登山的探勘之旅。
  回家後看到七天來未曾脫下的毛襪堥傷的右腳,原來就因為腫起來在山上才脫不下來,所幸休養至今三個星期已漸痊癒,此篇記錄僅是簡單的行程敘述,詳細的調查資料可參考楊教授所寫的文章。
行程:
1/28 由屏東出發到多納,至登山口後步行廢林道至大樹洞營地紮營
1/29 夜宿大鬼湖畔
1/30 經藍湖,至平野山前襲奪點紮營
1/31 襲奪點營地
2/01 襲奪點營地
2/02 大鬼湖營地
2/03 回到可愛的家

參加人員:
     楊國禎教授(領隊)、蘇夢淮、李克德、吳樂天(研究生)、陳欣一、李明彥(研究生)、陳秉亨、蔡繼峰,陳界良等九人
                             tacan 2002.02.23

1999年初平野山之旅